THE GAL WHO IS THE PETER PAN


by TAMaZUKI

daydream

當超越了童話以外的, 就叫做要求。

此刻我身穿著不稱身的厚外套, 裡面是單薄得毫無安全感而且破舊不堪的連身裙子。
赤腳地站在晶瑩剔透的白雪堆之中, 雪反射出白光, 顯得我的雙腳更加是血紅色的。
雙手緊緊的躲進厚外套裡, 然而亦沒法阻礙無處不在的風的到訪。
我走到一個小巷的角落坐下來, 雙腳被冰得像木頭一樣, 再痛也起不了知覺。
我努力地把厚外套的袖口抻進衣袋內, 試圖減低與冷空氣接觸的機會率, 從而拿出一盒火柴。
火柴盒上印著精緻的圖案, 是一個漂亮的西式花園中有數個小孩子在歡天喜地遊玩, 花兒亦開得很燦爛; 陽光亦很充沛。從圖案看去, 春天的溫暖氣息多麼地濃郁。但回看眼前卻成了強烈的對比.......心頭不禁發了一下抖。
然而連火柴盒也包裝得如此華麗的, 當然不是普通雜貨店出售的火柴。
上面用歌德式字體印著「daydream」此字, 我還很記得, 當年我家的小姐就教我讀。
她的家很有錢, 並在外頭有很多資產, 商業地位很高。其中「daydream」是他們擁有的一間酒店。
小姐常常貪玩地從酒店拿這些火柴回來, 她說:「盒子造的很漂亮, 所以我好喜歡。但每次拿回來的我都不知放哪兒去了! 所以每次去都一定都拿好多回來。」說著她就給了我這一盒, 當年的情景我還是瀝瀝在目。
可是, 這樣的富家孩子總是恃寵生驕的。而且慢慢長大了, 心靈就會更狹窄。
從前我跟隨她而從不被當成下人, 如今她卻因一、兩件裙子洗不好而嚴懲我...
日子一天比一天難受, 我也只能每天密密承受眼淚, 所以今天我才下定決心, 非要離開不可。
不過我還是一樣笨, 什麼東西也沒有帶上, 只記得這厚外套是我母親臨別前給我的。
我的身子虛弱所以長得矮小, 而衣號應該是我爸爸合穿的, 所以好不稱身。
我就穿著這個, 在零靜的夜裡偷偷跑了出來。想不到口袋還放著這火柴, 我以為自己一早氣得把宅丟掉了。
拿出那長著圓寂紅髮的火柴支, 往盒上擦去, 一個個微溫的火球誕生了。
雖然它並不能溫暖我, 卻讓我看出一個個的光采。跟名字一樣, 看到火光, 我彷彿看到人間仙境。
是我的「daydream」, 如果媽媽還在我身邊, 一定會說我浪費了它們。
可是那像魔法般的光, 充滿幻想和希望, 每擦一支, 我就如達成了一個願望一樣。
我不繼地擦不繼地看到童話故事中的劇情、角色、結局.........直至最後一支
我看到我的母親, 她對我微笑並含著淚水把我抱緊, 那溫暖的體溫像是真切踫到似的。
也許這已經不是在夢境裡了...............................
[PR]
by TAMaZUKI | 2005-06-10 02:40 | la com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