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AL WHO IS THE PETER PAN


by TAMaZUKI

best frd can bcum strangers

悶了幾天的城市, 包圍著薄薄的煙霧。
街上的行人擦身而過, 無一不帶著一層水氣於身上..
那是仲夏、炎熱和納悶的歡迎會型式。

大家都必須參與, 沒有人逃得掉, 避得過..
或許, 突然一刻會把不滿狠狠的洩出..
卻永遠來得一點都不激烈、不震撼。

在額上總是不奇然會出現霧水的季節裡,
有誰想扯破喉嚨、面紅耳赤的發生掙執哩?
但我對你的不滿, 就是永遠都無法停頓下來..
與其反覆的吵架又和好.. 倒不如狠心一點下決定。
最後一晚, 我選了悄悄地結束我們的友誼。

這個四月, 叫我捨不得的太多。
或許「有得必有失」此言,
我還要好好了解一下它的深層意味。

我還是太愛停留在過去,
停留在已流逝的美好回憶之中。


又或是.. 是你讓我愛得太深?
[PR]
by TAMaZUKI | 2006-04-20 18:50 | la composition